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外卖红利退流,餐饮店愈加难做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6月12日 11:25

租客网:租房不讲究,住房更舒心

说起租房,很多人脑子里第一个会冒出的词,是黑中介,有些地方的黑中介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负责,随意涨价,不退押金等。随便上一些社区看看,吐槽黑中介的非常多,比如坑钱,不退押金,态度恶劣,违约等。中介很坑、不要找黑中介基本达成了共识。租房的目标人群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毕业不久,未买房,在外地上班的人群,包含合租和整租;另一类是已成家的,买不起房或者其他原因而租房居家的人群,基本都是整租。互联网租房面向的人群更多的是第一类。目前找租房大致有这么几个模式:一是传统渠道,中介的门店,或是小广告;二是一些互联网租赁平台;三是自己做租房的互联网中介。这么多模式,真正解决用户需求的依旧很少,那么问题来了,如今很多O2O服务行业已经非常完善,为什么租房还是有这么多关于中介的问题呢?因为对于租客来说,价格是非常关注的一点。显然有了个中介,但房租会溢价,还要提供中介费,在看房阶段中介能为租客提供的,除了房源之外其他服务并不多,在广大租客心中,房东直租一定是最省钱、最省心的。所以结论出来了。房东的需求和租客的需求是相反的,一个喜欢中介,一个不喜欢。各种黑中介猖狂根源,是因为房源都在他们手里,中介为了更大的收益,抢到更多的房源、服务好房东,明显要比服务好租客、获得好口碑来的重要。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是绝对的,传统的门面中介,得依靠出租房屋,或出售二手房中成交所得到的中介费生存,为了赚钱,只能顶上“黑中介”的头衔。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房屋交易重都存在中介费现象,例如租客网就实行“房屋免押金,不要中介费”。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实行“信用体系认证”,不论是中介还是房东,都得通过认证,才可进入平台使用,如此便可彻底与“黑中介”说再见。租客网顾名思义是为广大租客服务的网站,但租客网的众多福利绝不会都偏向租客。除了服务租客,提高租客的体验感,租客网对广大中介来说也是“福音”,如今的租赁市场乱象丛生,房屋中介平台的诚信度一次次受到市场拷问,但是正规的中介该怎么办?难道也被无端扣上“黑中介”的帽子?当然不可以。租客网联合全国中小中介,致力于打造健康诚信的生态圈,当市场出现“黑白中介”对抗的局面,相信广大租客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市场整顿,迫在眉睫,中介们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无疑是整顿市场的最佳路径。

2020年04月30日 11:31

宗庆后的转变:娃哈哈连推四大电商平台

曾经“怒斥”电商搞乱实体经济的宗庆后还是加入了电商大潮。近日,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宣布,将进军电商,打造4个电商平台,包括保健品电商平台、食品饮料电商平台、跨境电商平台以及哈宝游乐园。从2018年开始,娃哈哈进入微商领域,到如今蓄力打造自己的电商平台,原本“拒绝”电商网购的宗庆后不断地转变也引起外界关注。相关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表示,近几年,娃哈哈的经营思路转换快,一方面是外部市场条件的变化,线上线下销售的结合和规范,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是内部的变化,比如宗馥莉担任娃哈哈集团公关部长,她的一些思路和理念可能对娃哈哈有了新的影响。娃哈哈加码电商实际上,在3月底,娃哈哈连续设立电商公司,就引起外界关注。工商资料显示,3月24日,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宗庆后,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食品经营、食品互联网销售、货物进出口、进出口代理等。4月2日,杭州娃哈哈宏振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宗庆后,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日用百货销售、货物进出口等。娃哈哈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两家企业可以理解成未来作为保健品电商平台和跨境电商平台的运营主体。对于四大平台的设立,宗庆后表示,如今消费者的网购习惯已经养成,并且受疫情影响,大量消费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而娃哈哈的渠道优势一贯是在线下。基于这些洞察,娃哈哈打算建立自己的食品饮料电商平台,推动线上与线下渠道相结合,打造数字化营销平台。平台运作成熟后,还可以帮助其他企业卖食品饮料。而在保健品方面,娃哈哈很早就设立了食品研究院,拥有CNAS认可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平台。近年来,娃哈哈发力“大健康”战略,专门成立现代生物工程研究所,通过生物工程、现代提取等技术手段开展菌种、中医食疗、保健食品、天然产物、酶制剂等研究。此前,宗庆后在接受采访时也多次表示,娃哈哈在保健品行业投入了不少精力。在此之前,哈宝游乐园于2018年12月在微信平台上线,2019年5月正式运营,成为娃哈哈旗下品牌活动及周边售卖平台。此外,对于电商平台如何运作,保健品产品何时推出等问题,娃哈哈方面对记者表示,相关情况后续会逐步公布。顺应趋势也面临挑战“我并不是反对电商,只是对‘烧钱’买流量、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不满意。”在宣布推出电商平台的同时,作为娃哈哈掌舵人,一向被外界贴上“反对电商”标签的宗庆后再一次阐明自己的立场。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6年,宗庆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有过类似的表述:“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和平台,能够创造新的消费模式,让消费者更方便购买商品,这是好的;但如果互联网经济都是通过砸钱来低价竞争,或销售假冒伪劣商品来冲击原有的实体制造业,损害实体经济的发展,就会导致社会整体收入下降、消费能力下降,得不偿失。”事实上,近几年来,娃哈哈拥抱互联网的步伐逐步加快。2018年,娃哈哈的“天眼晶睛”产品在微商渠道进行销售,试水社交电商;乳酸菌饮料“呦呦君”首发拼多多等等。《浙商》杂志日前发布的《2019浙商全国500强》榜单显示,2018年娃哈哈的营收为468.9亿元,比2017年增长了4.3亿元。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对记者表示,娃哈哈做电商是随着形势变化而变化的。电商是可以作为传统零售企业发展的又一个渠道来看的,娃哈哈也需要适应这样一个变化。“特别是今年疫情期间,不少传统零售企业转战线上,铺开渠道,寻找新的突破。自己成立电商公司也代表着娃哈哈拥抱变化。记者注意到,国家统计局网站数据显示,1~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19.0%。按零售业态分,1~3月份限额以上零售业单位中的超市零售额同比增长1.9%,百货店、专业店和专卖店等下降明显。与此同时,1~3月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18536亿元,增长5.9%,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在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中,吃类和用类商品分别增长32.7%和10%。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娃哈哈近年来经营理念转换迅速,对接新零售有利于企业焕发新活力,值得鼓励,“说明团队内部开始实践更多创新思维,比如宗馥莉担任公关部长,可能推动了企业经营的转变。朱丹蓬进一步表示,作为传统零售企业,娃哈哈试水电商平台当然也会面临挑战,首先原有的体系、产品、运作细则能否匹配新零售打法,会不会触动原来价格体系是关键。

2020年04月22日 11:23